社会科学的学科作业 The Disciplinary Work of the Social Sciences

什么是“学科”?

What is a discipline?

每一个不同的社会科学领域是根据其独特的学科模式以及思考模式来区隔:人类学、考古学、行为科学、认知科学、传播学、文化研究、人口学、经济学、教育学、地理学、人文科学、法律学、管理学、媒体学、政治学、政策研究、心理学、社会福利、社会学等学科,以上仅列举几个社会科学学科。这些学科个有其独特的特性,某些学科的实践者可能不认为自己的学科是一种“科学”,但也有某些学科对于自己的学科有“科学”性质颇为认同。

学科代表一个知识领域深入且详尽的学问内容、是一个专业实践者聚集的群组、拥有特定的发表言谈形式(与其他学科有精细的语义和技术性差别)、特定的工作领域(组织或组织底下的部门的种类,如学术部门或研究单位)、特定的出版领域与公众传播形式、教学的设置、学徒经验、解读与分析世界的方法、思考模式与认知架构、甚至于处世的方式与从业者的性格。“学科”作业要求严谨且集中的智力劳动,描绘不同知识社群之间的界线,每个社群间有不同于其他学科的实践方法与研究方法,采用不同的模式与架构来解释这个世界。

那么什么是科学呢?某些社会研究领域惯常且自信的认为自己的学科是一种科学,但有些领域则不这么认为。英文中的“科学(Science)”是源自拉丁文的“sciens”,也就是“知”。根据辞源根本的意义,所有研究人类的学问皆能冠上“科学”这个词汇。

以下是“科学”的广泛定义:比一般性、日常性、常识性或业余的学习需要灌注更强烈且集中的知识能量,科学的工作需要实践者或学习者更多的努力与投入。科学的建立要求严格的研究与学习方式以及长时间积累的学科智慧。

下列是一些不同寻常的定义“科学”的条件,不仅针对社会科学,亦可以用在自然、物理、数学或应用科学等:

科学的发展需要“经验”的基础,这可以源自于个人的已知经验、社会中的议题、或日常生活点滴。此外,经验也可能是在我们进入新环境察觉到不寻常的情况后,运用系统化的观察法或实验法获取更多信息。

科学是概念化的,通常需要明确的参考架构。比起一般的论述,科学对语意和规则有更高的要求。根据一些基本要求,科学将许多概念连结后形成一个特定的学科“模式”。这也就是科学建立理论的方式,这些理论就是形塑世界的基础。

科学是分析化的,它发展出解释与推理的架构包含:逻辑、推理、预测、假说、归纳与演绎。科学一向用谨慎、批判性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藉由质询关键议题、动机和道德观来促进知识的应用,并引导认知假设进入积极的后设认知反思。

科学是以应用为本的,发展科学能帮助我们处理日常事物。科学实践意指在学科架构下,实际设计和执行解决问题的方案,也能指技术的实践和仪器的运用;科学实践也可以是一种变革,例如模式、社会甚至自然界现状的重新规划。最终的问题是:除了影响世界之外,我们直接或间接学习科学有其他目的吗?

科学可以是实验性的、概念性的、分析性的或应用性的。某些学科可能较注重其中的一些项目,这可能是该学科的强项,但同时也可能是潜在的弱点。事实上,那些平常不被认为是“科学”的学科研究中通常会包含实验性的、概念性的、分析性的或应用性方法。

我们提供社会科学会议、期刊、专书系列以及网路媒体等交流平台,让学科参与者能交流讨论学科实践法以及运用这些实践法检验的案例。对于各个学科来说,最重要的目的ji是定义和验证学科根本,这些平台强化了学术的对话,对话内容可以由广至精,是根据直觉推测、也可以是根据实际经验。

跨学科作业的社会科学与其他科学 The Interdisciplinary Work of the Social and Other Sciences

跨学科或多学科作业突破了学科界线

Interdisciplinary, transdisciplinary or multidisciplinary work crosses disciplinary boundaries.

有时用单一学科的实践法或研究方法无法完整的对研究目标进行检视或作业。用更广大的学科视角能获得更多的观点,甚至能说,若能扩大学科视角,我们能更完善的证实单个学科中精细的观点。越深入的学科观点或许更需要运用跨学科的广视角来平衡或检视。

跨学科应用或许也能用于解释原理、打破仅用单一学科的狭隘眼界来作业、挑战阻碍发展的根深蒂固的思考习惯和意见。单一学科帮助我们获得许多好处,同时也阻碍了发展,此时,跨学科应用就是弥补损失的解决方法。

跨学科应用在浅层的学科应用以及日常应用也十分重要。在理解这个世界时,我们需要利用跨学科的实际应用。为了建造一个健全的应用知识,我们需要跨学科的整体论。我们生活的世界是由不同的知识体所组成的,为了能够处理日常生活中的突发事件,我们需要用广大的视角认识这个世界。

检视、思考与学习的方式 Ways of Seeing, Ways of Thinking and Ways of Knowing

社会、自然与应用科学之间的差异是什么?这些科学有什么相似或不同?

What are the distinctive modes of the social, natural and applied sciences? What are their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在英文中(但在某些语言则没有这个问题),“科学”这个字常常被用较狭隘的语意解释。 “科学”看似较常被运用在自然界,偶尔才用衍伸的解释来套用在以经验为基础、较系统化的人文科学上。将学科命名为“科学”后,可能使得该学科变成一个教狭隘的系统(根据经验法则的学说);较不会对已建立的理论与典范进行反思探讨;学科的论证与人类和自然界的现实情况脱节;逐渐脱离学科的本意和目标;狭隘的功能主义、工具主义和科技理性主义;忽视大方向的实践主义;保守的态度和风险规避,无论是对社会、自然或应用科学,上述这些都是在一个知识体被定义成是科学后,可能发生的问题。然而,在研究社会的架构与设置时,我们不能只依靠单一的经验法则研究方法,却没有提出适当的批判,并建立替代的方案与典范架构。同时,我们也不能缺少人文的知识改革观点。

人文的研究方法有时将社会学与科学置于对立点,并将自己与狭义的科学研究方法作出区隔。然而,这个举动切断了科学与社会学的连结,更抹灭了科学当中的社会学本质。事实上,比起狭义的“科学”,自然与科技科学的本质应该更倾向探讨关于人类的利益。无论是生命伦理学或气候变迁、达尔文主义或造物论、计算机系统语意化、对政策和意识型态的质问,这些都是科学人文化的证据。即便在自然与科技科学领域中,仿经验主义也无法完整的强调重关键问题。与人文思想脱节的“科学”是有所不足的。

然而,人文学亦有自身的缺陷:在没有完善的回馈与改正系统之下无视批判且无所作为、发动没有系统化经验基础的政治对抗、思想系统紊乱、与日常生活相对较无关系且仅与特定身分的人有关联、缺乏实践主义和应用等问题。

对社会、自然与应用科学的观点重建将会是整体性的、且会避免狭隘的思考方式阻碍学科发展。这会是一个有抱负、知性且务实的章程。

在这个背景架构之下,社会科学会议、期刊系列、专书与网路平台将会是追求两个目标、两个开放:第一,知识的开放,设计出强化社会学以及与自然科学相互关系的理论、研究方法、知识论以及教学方法的发展章程。

第二,务实与创造力的开放。所有的知识性的作品都是想像力之下的产物,这是一个有抱负、风险与具有变化性的工作。假设自然科学能纳入人文科学的社会关怀决心(例如医学研究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癌症与阿尔茨海默病),那么社会科学便应该要有解决平衡人类与自然环境的关系、缩小物质分配不平等、了解未来人类特性等议题的雄心壮志。